您好!歡迎來到海南省發展控股有限公司!
一切為了海南發展
 
 黨建工作 / Party building
 
【黨史】毛澤東寫給雷經天的一封親筆信
來源: | 作者:海南控股 | 發布時間: 2021-11-26 | 125 次瀏覽 | 分享到:


毛澤東就黃克功案寫給雷經天的信


1937年10月5日晚,隨著兩聲槍響,陜北公學16歲的女學員劉茜倒在了血泊中。行兇者抗大三期第六隊隊長黃克功因逼婚未遂,竟殘忍地槍殺了他所追求的戀愛對象,使自己由革命功臣淪為殺人犯。這就是當時震驚陜甘寧邊區,影響波及國統區的“黃克功案件”。黃克功被捕后,也曾幻想黨和邊區政府會因為他資格老、功勞大,對他從輕處罰。據毛澤東當時的機要秘書葉子龍回憶,他就曾收過黃克功和陜甘寧邊區高等法院院長雷經天寫給毛澤東的信。黃克功在給毛澤東的信中承認自己的罪行,請毛主席定奪;雷經天在給毛澤東的信上雖未直言他不主張殺黃克功,但在字里行間確實流露出很惋惜、要給黃克功一條生路的想法。

陜北公審黃克功

案發6天后,陜甘寧邊區政府及高等法院根據中共中央的指示,于10月11日在被害人所在單位——陜北公學大操場召開了有數千人參加的大會,對黃克功進行公開審判。中共中央總負責人張聞天親臨現場。出席公審大會的還有抗大政治部主任莫文驊、副主任胡耀邦、陜甘寧邊區保衛處處長黃左超等。陜甘寧邊區高等法院院長雷經天擔任刑庭審判長,高等法院檢察官徐世奎是公訴人,袁平、任扶中是書記員,抗大、陜北公學群眾選出的李培南、王惠子、周一明、沈新發等四位同志為陪審員。

在陪審員、審判員、起訴人、公訴人、證人、辯護人進入會場后,雷經天宣布開庭。起訴人和公訴人先向大會陳述了黃克功案件的全部細節,指出:黃克功對劉茜實系求婚未遂以致槍殺革命青年,在黃克功的主觀上屬強迫求婚,自私自利無以復加。黃克功曾是共產黨員,又是抗大干部,不顧革命利益,危害邊區法令,損害共產黨的政治影響,實質上無異于幫助日本漢奸破壞革命,應嚴肅革命的紀律,處以死刑,特提向法庭公判。

雷經天讓黃克功發表個人陳述時,黃克功用從容流暢的語言,毫不隱諱地向法庭陳述了他的簡歷,坦白交代了他的犯罪經過,并且作了扼要的檢討。他沒有為自己辯解,他提出的惟一的“理由”,只是認為“劉茜破壞婚約是侮辱革命軍人”。他的聲音雖然不高,但整個會場卻能聽得清清楚楚。當審判長特意問他“都在哪些戰斗中受過傷,掛過彩”時,他敞開了襯衣,指著從臂膀到腿部一塊接一塊的傷疤,歷數了許多戰斗過的地名。當審判長問他還有什么請求時,他說:如果死刑必須執行,我希望死在與敵人作戰的戰場上,不死在自己人的法場上。如果允許,他要求給他一挺機關槍,由執法隊督陣,死在向敵人的沖殺中,如果不合刑律那就算了。

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罪犯,是曾為革命多次負傷流血而作出很大貢獻的功臣,不少人流下了同情的眼淚。尤其是一些身經百戰的紅軍老干部甚至痛哭流涕,場面極其悲壯,一時令觀者不忍目睹。

短暫休庭后,審判長雷經天嚴肅宣布對黃克功處以死刑并立即執行的判決。判決書直陳黃克功的殺人動機:“劉茜今年才十六歲,根據特區的婚姻法令,未達結婚年齡;黃克功是革命干部,要求與未達婚齡的幼女劉茜結婚,已屬違法,更因逼婚不遂以致實行槍殺泄憤,這完全是獸性不如的行為,罪無可逭?!?/span>

對判決的結果,黃克功沒有表示任何反抗、抵觸、激動或消沉的情緒。他向鳳凰山麓毛澤東住的窯洞方向望了一眼,便在行刑隊監押下,穿過坐在東北側的人群,向刑場走去。

現場宣讀毛澤東來信

就在黃克功走到會場邊時,只見一匹快馬向會場飛奔而來。毛澤東辦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員翻身下馬,徑直向雷經天走去。雷經天起身接過那位工作人員遞給他的一個信封。主席臺上立即傳出聲音:“信,毛主席的信!”那聲音很小、很快,但“毛主席的信”像風一般傳遍會場。黃克功在會場邊也聽到了,臉上掠過一絲不易覺察的微笑,停住了腳步——他比任何人都關心這封信。

這封信是毛澤東于10月10日夜寫好給雷經天的,以答復雷經天和黃克功給他的信。本來想讓參加會議的張聞天帶交雷經天的,可工作了一個通宵的毛澤東,休息時忘了交代秘書,所以才在午后派人飛馬送到會場。

因為毛澤東的親筆信上建議要當著黃克功本人的面向大會宣讀,審判長雷經天與張聞天商議后,又命令把黃克功帶回來,讓其重新站在被告人位置上。當黃克功知道毛澤東有信要向他宣讀時,流露出希望和感激之情。因雷經天是廣西南寧人,講話地方口音濃重,擔心與會者聽不懂,便將信交給也在主席臺上就坐的講話聲音清脆的莫文驊,請他代為宣讀:

雷經天同志:

你的及黃克功的信均收閱。黃克功過去斗爭歷史是光榮的,今天處以極刑,我及黨中央的同志都是為之惋惜的。但他犯了不容赦免的大罪,以一個共產黨員紅軍干部而有如此卑鄙的,殘忍的,失掉黨的立場的,失掉革命立場的,失掉人的立場的行為,如為赦免,便無以教育黨,無以教育紅軍,無以教育革命者,并無以教育做一個普通的人。因此中央與軍委便不得不根據他的罪惡行為,根據黨與紅軍的紀律,處他以極刑。正因為黃克功不同于一個普通人,正因為他是一個多年的共產黨員,是一個多年的紅軍,所以不能不這樣辦。共產黨與紅軍,對于自己的黨員與紅軍成員不能不執行比較一般平民更加嚴格的紀律。當此國家危急革命緊張之時,黃克功卑鄙無恥殘忍自私至如此程度,他之處死,是他的自己行為決定的。一切共產黨員,一切紅軍指戰員,一切革命分子,都要以黃克功為前車之戒。請你在公審會上,當著黃克功及到會群眾,除宣布法庭判決外,并宣布我這封信。對劉茜同志之家屬,應給以安慰與撫恤。

毛澤東一九三七年十月十日

隨著莫文驊的聲音停止,大家再將目光轉向黃克功時,他才如夢一般醒來,高高揚起頭,看了看藍天、白云。

“黃克功案”處理后,毛澤東還在抗大特意作了一場“革命與戀愛”的講演,提出了革命青年在戀愛時應遵循的“三原則”——革命的原則、不妨礙工作和學習的原則、自愿的原則。他要求大家從“黃克功案”中吸取教訓,要嚴肅對待戀愛、婚姻、家庭問題,要培養無產階級的革命理想和情操,堅決杜絕類似事件發生。此后,毛澤東多次提到此事,指出作為黨的干部,居功自傲、貪圖享樂、欺壓群眾是萬萬要不得的。

 

 來源:學習時報

国模芊芊大尺度啪啪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